首頁>資訊服務>移民動態>移民到底有沒有搶澳洲人飯碗?這份報告給了答案

移民到底有沒有搶澳洲人飯碗?這份報告給了答案

2019-07-17 08:33發表 標簽:移民動態

不少人對前總理特恩布爾於前年4月突然宣布廢除457簽證還記憶猶新。當時特恩布爾解釋廢除的原因是為了“保證澳洲人自己優先獲得澳洲的工作機會”,457簽證計劃已經“失去可信度”。言下之意,就是越來越多的外國人搶了澳洲人的飯碗。

澳洲前總理特恩布爾宣布廢除457簽證,圖/The Australian

盡管這個政策遭遇了包括華裔社團在內的全澳多個社會團體、企業團體等的強烈反對,但是457臨時工作簽證仍然於2018年3月被新的TSS(人才短缺臨時簽證)所正式取代。這導致大量持457簽證的人不得不另謀出路,甚至被迫離開澳洲。

澳洲人的工作果真被外國移民搶走了嗎?澳大利亞經濟發展委員會(CEDA)本周一發布了最新研究報告《臨時移民的作用——影響澳洲社會和經濟》,報告指出,臨時技術移民並沒有削弱澳大利亞工人的就業機會或條件。相反,澳大利亞聯邦政府對待海外工人的“旋轉門(revolving door)”現象卻讓很多企業“暈頭轉向”。

報告指出,技術移民,特別是持有臨時技術工作簽證的移民對於澳大利亞經濟而言是“絕對的淨利好”,並且對澳大利亞出生工人的工資或者工作參與率沒有產生任何負麵影響。

然而,盡管有經濟證據表明移民屬於利好,但是各級政府針對這一社區關切所做出的回應卻是一出“旋轉門”,包括審查、報告以及臨時技術移民計劃的頻繁政策變化。

越來越緊的工作和移民簽證政策

澳洲是移民國家,但是隨著近年來國際上反“全球化”思潮的蔓延,有相當一部分的民眾認為,移民導致澳大利亞人就業機會減少、工資增長停滯,即所謂的技術移民搶了澳洲人的飯碗,再加上媒體的推波助瀾,讓“一國黨”、“澳大利亞聯合黨(UAP)”等極右翼政治勢力得到了長足的發展。

為了迎合選民,獲得選票,當時支持率岌岌可危的執政的聯盟黨政府非常願意把移民與澳洲經濟發展中存在的問題聯係起來,並從2017年開始,接連出台限製移民的政策。

於2018年3月生效的臨時技能短缺簽證計劃(TSS)適用職業範圍較457簽證大幅縮小,年限為2-4年。其中,大多數申請人需要接受強製性的勞動力市場測試。而有效期為兩年的短期簽證,也不能再用作永久居留權的途徑,吸引力大大減少。

CEDA的報告指出,由於缺乏事先的溝通和業界意見谘詢,這一改變化讓商界頗感意外。

而為了應對人口增長和城市擁堵的政治壓力,聯盟黨政府在2019聯邦選舉前曾大肆宣傳未來四年內削減永久移民的意圖。即從每年19萬人的配額減少至16萬人,降幅大約為每年3萬人。

“移民搶走工作”的論斷被數據打臉

根據CEDA報告中提供的數據,截止到2014年的14年內,約有55%的臨時技術簽證持有者(52萬人)轉為永久簽證。自2012年以來,在澳大利亞獲得的所有永久技術簽證中,有一半以上是根據臨時技術簽證計劃在該國生活和工作的人。

CEDA認為,臨時工作簽證持有人占據了澳洲人的工作純屬謠言,報告給出的數據表明,70%的技術簽證獲得者居住在新南威爾士州(45%)和維多利亞州(25%),這正是澳大利亞失業率最低的兩個州(失業率在4.4-4.7%)。

報告同時稱,雇主濫用臨時工作簽證製度的現象並不普遍,臨時工作簽證持有人也沒有(用低薪)拉低當地人的就業條件。一來擁有臨時技術工作簽證的人員占澳大利亞1350萬就業人口的比例不到1%,二來其中一半人集中在四個行業,他們的平均年薪比本地人還要高,大約為95,000澳元。

2017/2018年獲得簽證最多的四大職業分別是開發程序員、ICT業務分析師、大學講師和廚師。臨時工作簽證持有者人數前三名的國籍分別為英國、印度和菲律賓。

此外,臨時技術移民不享受任何免費或有補貼的政府服務,但是他們仍然需要交稅,這就給政府預算帶來了淨收益。

梅琳達·奇倫托表示,任何進一步收緊工作簽證計劃的行為,都有可能阻止跨國公司在澳大利亞開展業務。然而,允許公司內部人員的(跨國)流動將使澳大利亞更具吸引力。

她說:“能夠從世界各地獲得人才和技能對於企業提高競爭力非常重要。如果芭乐视频污app国产存在技術差距,但是又不能通過臨時技術移民計劃吸引人才來填補這種差距。那麽,芭乐app官方入口肯定需要反省芭乐视频污app国产的製度了。”

報告警告稱,僅僅通過教育和培訓不可能解決一係列迫在眉睫的就業挑戰。

例如,到2030年,澳大利亞將麵臨多達123,000名的護士缺口。

到2026年需要新增18,000名網絡安全人員。相比之下,澳大利亞大學每年培養的網絡安全專業畢業生僅大約為500人。

改革現有的移民政策

CEDA的報告建議進行一係列改革,包括引入簡化的途徑為跨國企業將員工流動至澳大利亞提供便利;引入一項更為透明的係統,以識別技能短缺的領域;並取消“缺乏靈活性”的勞動力市場測試要求;以及讓生產力委員會對TSS計劃每五年至少審查一次等。

此外,報告還提議在簽證申請獲批前,讚助技術移民的企業無需繳納相關費用至澳大利亞技能培訓基金(Skilling Australia Fund)。並且,該基金的使用應更好地用於緩解技能短缺問題,而不是無關的培訓。

梅琳達·奇倫托(Melinda Cilento)表示,2017年引入的簽證變化導致持有臨時技術移民簽證的工人過渡到永久居留簽證的難度增加。這一點可能會阻止澳大利亞吸引“全球最優秀和最聰明的人才”。

她說:“芭乐app破解版下载污認為吸引技術人才來到澳大利亞,在工作場所展示自己的技能,在澳大利亞生活一段時間,以證明該簽證計劃對他們和他們所服務的企業有用,實際上是一件好事。”

澳洲臨時移民規模:200萬

值得一提的是,相比每年16萬永久居民,澳大利亞持有臨時簽證的人數更為龐大,大約為200萬人。其中包括:國際學生、度假者、技術工人和最大的特殊簽證類別——近70萬新西蘭公民。

這兩百萬人中的絕大多數選擇居住在悉尼和墨爾本。盡管澳大利亞聯邦政府鼓勵更多的移民“下鄉”去往偏遠地區,但是目前這種狀況在短時間內不太可能發生明顯變化。

原因有很多,其中澳大利亞高校持續擴大留學生招生數量即是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截至去年三月,澳大利亞有超過60萬的國際留學生。由此也引發了對高校發展不均等的關注。很多課程由海外留學生(通常是中國留學生)所占據。

但是,澳大利亞大學校長和管理人員堅持認為,國際留學生的大規模增長是一件好事。因為,國際留學生往往需要支付相對更高的學費,可為澳大利亞教育產業注入大量資金。截至目前,國際教育已經成為澳大利亞第三大出口產業。

自主評估
立即評估